巴菲特投资思维三:投资时机——好的时机等于成功的一半,第四节——逆势投资: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

巴菲特投资思维三:投资时机——好的时机等于成功的一半,第四节——逆势投资: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

投资的秘诀在于,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巴菲特

1968年,美国股市迎来了少见的春天,当时市场的气氛近乎疯狂,日均交易量高达1300万股,比1967年的最高纪录还要高出30%,但巴菲特却忧心忡忡。因为他发现股市上所有的股票都不符合自己的投资标准,前景令人担忧。于是巴菲特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卖出手头几乎所有的股票,并且解散合伙人公司。他说:“我无法适应这种市场环境,同时我也不希望试图去参加一种我不理解的游戏,而使自己像样的业绩遭到损害。”很快,市场验证了他的判断是多么的准确。1969年6月,股市大跌,并演变成了股灾。1970年,美国股票市场一片暗淡,每种股票都比上年年初下跌了50%还要多,人们纷纷逃散,巴菲特却暗自高兴,因为他看到了可以让他接受的价格,看到了那些暂受伤害的优秀股票。

从这点看来,巴菲特的确是一个精明的投资者,他总能够设法在别人贪婪的时候保持谨慎恐惧的态度,而在所有的人都小心谨慎的时候勇往直前。

巴菲特认为,购买股票和打桌球没有什么不同。巴菲特说:“在打桌球的时候,你要想取胜,取决于两个关键因素:一是,你正常发挥不犯错误;二是,对手犯下愚蠢错误,你有机会得分。”同样他也认为投资要想成功,关键在于你自己不犯错误,其次抓住市场犯下愚蠢错误的机会。巴菲特说:“你一生能够取得多大的投资业绩,一是取决于你倾注在投资中的努力与聪明才智,二是取决于股票市场所表现出的愚蠢程度。市场表现越愚蠢,善于捕捉机会的投资者盈利概率就越大。”

巴菲特认为,在股市中,人们最愚蠢的两种行为是:过于恐惧和贪婪。巴菲特说:“在投资世界,恐惧和贪婪这两种传染性极强的流行病,会一次又一次突然爆发,这种现象永远存在。”换句话说,在股市中,恐惧和贪婪这两种愚蠢的行为时刻都处在爆发状态,只是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发生。巴菲特认为,只要这两种行为发生了,肯定会引起股市价格与价值的严重偏离。

巴菲特说:“投资的秘诀在于,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他告诫大家,在投资中要战胜人性贪婪和恐惧的弱点,敢于“人弃我取,人取我弃”,这种逆势而为的投资策略能够保证自己长期站到冷静理性的极少数的那一阵营中。

当巴菲特在20世纪80年代购买通用食品和可口可乐公司股票的时候,整个华尔街对此嗤之以鼻,都觉得这样的交易实在缺乏吸引力。一般人都认为,通用食品是一个不怎么活跃的食品公司。而可口可乐公司给人的印象虽然安全稳健,但是从股票投资的角度来看,则缺乏吸引力。在通用食品公司的股权被巴菲特收购之后,由于物价的回落降低了成本,加上人们购买行为的增加,使得该公司的盈余大幅成长。1985年,巴菲特将通用食品公司卖给美国一家香烟制造公司——菲利普·莫里斯公司,他从中赚了三倍。而自伯克希尔公司1988年-1989年购买可口可乐公司股票以来,该公司的股价已经上涨了四倍之多。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巴菲特这种“人弃时我取”的魄力非常人所能比。

在其他的案例中,巴菲特更展现了他在财务恐慌时期,仍然能够毫无畏惧地采取购买行动的魄力。1973年到1974年问美国股市达到了空头市场的最高点,人们望市而怯。然而巴菲特却在此时收购了华盛顿邮报公司;在政府雇员保险公司面临破产边缘的情况下,将它购买下来;在华盛顿公共电力供应系统出现亏空时,大量购买它的债券。在1989年垃圾债券市场崩盘时,巴菲特又大量购买了美国一家极大的饼干制造公司——奈比斯科公司的高值利率债券。

在1996年伯克希尔公司股东手册中,巴菲特指出:“我们面临的挑战是要像我们现金增长的速度一样不断想出更多的投资主意。因此,股市下跌可能给我们带来许多明显的好处。首先,它有助于降低我们整体收购企业的价格;其次,低迷的股市使我们下属的保险公司更容易以有吸引力的低价格来买入卓越企业的股票,包括在我们已经拥有的份额基础上继续增持;第三,我们已经买入其股票的那些卓越企业,如可口可乐、富国银行,会不断回购公司自身的股票,这意味着,他们公司和我们这些股东会因为他们以更便宜的价格回购而受益。总体而言,伯克希尔公司和它的长期股东们从不断下跌的股票市场价格中获得更大的利益,这就像一个老饕从不断下跌的食品价格中得到更多实惠一样。所以,当市场狂跌时,我们应该有这种老饕的心态,既不恐慌,也不沮丧。对伯克希尔公司来说,市场下跌反而是重大好消息。”

也就是说,股价下跌是投资的好机会,对股民来讲恐慌完全没有必要。特别是那些准备入市的新股民,一个低迷的市场正是你进军股市搜寻好股票的天赐良机,低价建仓总比你高价追买的风险要低得多,安全边际要宽广得多,投资回报亦是更多。巴菲特说:“想象一下,若是我们因为这些莫名的恐惧而延迟或改变我们对资金的配置使用,将会使我们付出多少的代价。事实上,我们通常都是利用某些重大宏观事件导致市场悲观气氛到达顶点的时机,才找到最好的买入机会。恐惧是盲从者的敌人,但却是基础分析者的朋友。在往后的30年间,一定还会有一连串令人震惊的事件发生,我们不会妄想要去预测它或是从中获利,如果我们还能够像过去那样找到优良的企业,那么从长期而言,外界的意外事件对我们的影响实属有限。”“价格下跌有一个相同的原因,是因为投资者抱持悲观的态度,这种态度要么是针对整个市场,要么是针对特定的公司或产业。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我们希望能够从事商业活动,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喜欢悲观的态度,而是由于这时候制造出来的价格我们比较喜欢,换句话说,理性投资者真正的敌人是乐观主义。”

作为投资者,尤其是当下跌由股市调整所致时,买跌是一个合理的策略,可是这样的好机会,需要投资者有足够的耐心进行等待,巴菲特就是这样,在他的投资生涯中,他扮演的角色就是一只雄狮,整天爬在草丛中,密切关注着野牛群的动向,一旦某头野牛离开牛群,犯下愚蠢的重大错误,他就迅速出击,让它成为自己的美餐。例如,巴菲特关注迪士尼30年之后才投资,而购买可口可乐之前,已经研究关注了52年。

巴菲特就是通过“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的策略,比别人快一步以最低的价格买进最好的股票,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萧伯纳说:“世故者改变自己来适应这个世界,而特立独行者却坚持尝试要改变世界来适应自己。因此,所有的进步都是仰赖后者来促成。”可见巴菲特是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人。

本文由「星云财经」撰写,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